您当前位置:首页>>dafa动态

名家点评山水长卷《新富春山居图》

  • 2011-9-8

    核心提示

    9月6日,中央文史研究馆成立6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座谈会前,温家宝总理参观了纪念中央文史研究馆成立60周年特展——由海峡两岸书画家创作的66米国画长卷《新富春山居图》。

    9月8日,《新富春山居图》的首展开幕式在国家博物馆召开,由此,拉开了这幅山水长卷在全国巡展的序幕。

    由温家宝总理题写引首,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辽宁省美协主席、著名山水画家宋雨桂主笔,台湾著名画家江明贤,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著名画家王明明等同绘的长66米的 《新富春山居图》,从去年底由国务院参事室、中央文史研究馆等主办方开始策划、组织创作至今,一直备受人们的关注。那么,这幅长卷除去它所具有的特别使命之外,在dafa上都取得了哪些成就呢?在长卷首展面世之际,让我们来听听美术界的权威评论家们是如何评价的。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学研究所所长、《美术研究》杂志主编)

    宏构巨制《新富春山居图》

    《新富春山居图》的作者们对富春江山水精神的认识和理解,与黄公望大师有相同之处,那就是这里的山水兼有雄健与清秀之美,即外貌秀丽、内质清健。《新富春山居图》遵循以形写神的原则,根据表现客观物象需要交错运用写实写意方法,力求两者和谐统一。水墨与缤纷色彩并用,借用光色变化加强物象体积感和画面纵深感。

    宋雨桂素有“鬼才”之称,他在dafa上不拘于写实或写意体系,而善于为经营画境出入于两体系之间,我行我素,出神入化。虽然他出生在白山黑水的辽宁,但他的个性和dafa素养,却与富春江一带山水雄健而秀丽的气质相近。再加上他在辽宁与富春江山水相似的青山湖有一段难忘的生活与dafa经历,使他主笔这一创作任务时得心应手,驾驭自如。

    宋雨桂绘画风格的雄健表现在善于泼墨写意,绘山水全景,经营水晕墨障的画面,追求构图的饱满和整体感;表现在他敢于和善于用大块面的墨,更精于用调入色彩的色墨,在墨彩的无穷变化中造成似有若无的意象,予人以丰富的联想。他画风的秀丽,体现在他对笔墨浑厚华滋的迷恋和对花草树石的精心雕琢,常有一丝不苟而又充满情意的描写。他豪放而沉稳、苍茫而精微的绘画作风,在《新富春山居图》中得以淋漓尽致地发挥。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家画院美术史论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兼理论委员会主任)

    江山 根脉 同心

    《新富春山居图》没有受《富春山居图》只画初秋景色的约束,而是继承了花鸟画中“四时同图”的传统,在画法上则出元入宋,以精到写实的周密不苟,求解衣盘礴和变化尽致,不求笔笔有出处,但求所有的重要景点一律有来自现实的充分依据。

    真实感,是《新富春山居图》的明显追求,画的是实在的景观,抒的是真切的感受,还把即兴挥毫的写意式提炼与周密不苟的细节描绘有机结合起来,生动具体地表现了富春江沿岸河山新貌的丰饶多姿。在长卷整体的散点透视中,局部采取焦点透视,也适应了当代人的视觉经验,增加了现场感。

    笔墨设色的新颖,是《新富春山居图》的另一特色。此图并没有废弃笔法线条,但强化了墨韵的生动,彰显了色彩的感觉,大笔大墨,“墨中用笔”,色墨交辉,以泼墨、点、没骨、泼彩、点线交相为用,湿润水墨上的五色,既增加了空间的层次,植被的浑厚华滋,又以油画般的丰富色彩,象征了生活的多彩,阳光的照耀,抒发了热爱生活的感情。

    《新富春山居图》属于同样题材的全新创作。作者尊重黄公望的成就,但自觉拉开与《富春山居图》的距离,继承传统,开放包容,融合中西,与时俱进,虽然不敢说已经尽善尽美,但在当代宏观叙事的山水画作品中,是极为突出的。

    刘曦林(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画院研究院副院长、《美术》杂志编委)

    一类风流 两样山河

    在主笔宋雨桂与黄子久、子久卷与新卷的比较中读出些味道出来,可谓“一类风流,两样山河”。

    比较大痴、雨鬼这两位隔代画人,风流潇洒颇多相类。前人称“痴翁性本霞举,早岁好与羽人道士游”,“为人坦荡而洒落”,“盖其侠似燕赵剑客,其达似晋宋酒徒”,时夜月孤舟独酌清吟,“人人望之以为神仙云”。宋雨桂者亦非常人,浪漫其性,狂狷其举,喜夜半挥毫,信手翻云弄墨,堪谓画界鬼才。二人系一人物,性放达不羁,艺山水如痴,若二君一朝,必同舟共饮,啸傲山林,或大痴勾皴,雨鬼泼墨,为画坛抗手。

    大痴隐逸,雨鬼入世;大痴写意,雨鬼写实;大痴崇古求异,雨鬼求新尚变;大痴笔墨以笔见长,雨鬼彩墨以色灿然等等差别或者变异。此变此异非性之差别,乃后天学养、dafa理念、文化环境之差异也。dafa史非发展史、非进化史,乃演变史,此又一证。也许,这种变异之差别还可以更强烈一些,更鲜明些。

    中国古代山水画的美学是主张可望、可居、可游,可以畅神、可以养吾浩然之气的。如果让我们分别走进大痴与雨鬼画卷之中,他们对山居的“居”字显然有不同的理解。大痴之居是山居,是文人之居。而新图却是民居,所以在那烟雨云雾、竹树丛林的掩映中,相继出现了水库泄洪奔流咆哮、跨江大桥车水马龙、载人载物舟船竞渡之象,现代城市新楼林立如雨后春笋拔地之势,江南民居黛瓦粉壁雨打墙头之韵,更有严子陵钓矶可游,叶浅予故居可瞻,复有江上娶亲嫁女的民俗场面让富春江上洒满了喜庆的阳光。此乃山居的现代性、社会性和民间性、大众性之合,从根本上告别了黄公望在那个特殊时代里的悲凉、避世,分明是两个时代、两样江河的两种天人谐和。

    新富春山居图》亦隐含了雨鬼在他经营了多年的辽宁宽甸青山湖与富春山色之间相似的发现和情感的汇流,他由此兴奋地驾轻就熟地挪用了他在《乡水篇》系列以及《槐露》和长卷《芦花吟》中那醉墨淋漓的意写技巧,那淡紫、粉绿、秋红的点彩节奏,我想他是且把他乡作故乡了。

    刘龙庭(人民美术出版社副编审、《中国书画》杂志副主编)

    恢宏巨制 意象清新

    《新富春山居图》有四新。

    一曰意境新。《新富春山居图》在新时代的处境地位与黄公望等已不可同日而语,古代山水画中司空见惯的凄凉空寂的情调已为之一扫,展现在画面上的是新时期富春江上山川风物的无限生机、朝气蓬勃、蒸蒸日上,是中华大地秀美山河、壮丽图景,使人看了豪情倍增,欢欣鼓舞。

    二曰内容新。 《新富春山居图》表现的是21世纪的现实生活,无论千岛湖上的绮丽风光,蒸蒸日上的富阳县城……种种画面景物,大都经过了画家们的实地考察,重要景点,似乎皆可按图索骥,其创作主旨意在写实。与古典写意山水画相比,在形态上必然给观者以新鲜感觉,是谓新也。

    三曰技法新。《新富春山居图》的作者,既有一定传统绘画基础,也经过现代水彩、素描、速写等西洋画法的训练,根据在一幅长卷中体现四时之景的创意以及画面物象构成的需要,在表现山石树木云水的质感方面,大胆引进了水粉水彩的画法,甚至追求某种油画色彩的效果,虽然弱化了点法用笔和线的运用,却突显出了画面的时代特征。 20世纪以来,这种中西结合的画法由来已久,它使古老的中国画又焕发了新姿。

    四曰创作方式新。《新富春山居图》得到国务院参事室、中央文史研究馆以及富春江沿岸各有关部门的共同期许与大力支持,在观察体验现场实景时动用了各种交通工具(包括直升机),使这次创作活动具有了某种集体创作的色彩与国家任务的性质,画家们完成的是新时期赋予的历史使命。(记者 王志东、王素梅)

    来源:辽宁日报


  • 下一篇:潘公凯:设计,必以文化为依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首 页dafa概况联系我们意见建议 │ 访问统计
dafabet手机版 版权所有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通联地址:北京朝阳区汤立路218号楼C座1132号 邮政编码:100012 邮箱:dafabet-mobil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