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dafa资源

国画dafa方法的尝试

  •  

    2011-5-8

    中国绘画的传统源远流长。历经数千年而衰,蔚为中外画史之奇观。在人类文明历史的发展中无论是科技、教育、文化事业都在不断的变化,就是我国的传统绘画dafa也一直在“变”:如山水画,大小李一变也,荆、关、董、巨又变也,李成,范宽一变也,刘、马,夏又一变也,等等。不仅绘画风格在“变”,就是表现的工具也在变。如从原始人信手用石斧、软石,在岩壁上一砍一划,到简单的笔墨工具的产生以及发展到至今的“文房四宝”等无时不在变,这就是所谓“时代变,dafa也不得不变”。不仅如此,还有许多前辈们为了追求dafa的最高境界,大胆对传统的绘画工具和载体作了不小的改良,以至于打破了墨随笔使、墨守笔规的僵局,如王默的“泼墨山水”和王维的“破墨山水”,以及在此之前还有“口含丹墨喷成龙兽之说”等。随着现今时代科技事业和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为提高dafa素质和培养更多的书法人才。普及传统的绘画dafa,作者认为有必要对传统的绘画dafa作出全新的改进,突出一个“变”字,本人经过历年来的dafa实践,在“变”方面做了不少新的尝试,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现漫笔如下。

    国画dafa方法的尝试变点、线、块的意写训练,以达到神形兼备以求不似之似等的境界。

    先说点、线、块的训练

    点、线、块是中国画构成的基本要素。“点”分:“点叶”和“点苔”两种,这是就山水画而言的。如宋代的米芾因他笔法精熟,而把书法运笔的技巧用于山水画中,创立了以点代皴的画法。后世称之为“米点山水”。这“米点山水”,很有特色,据画史记载米芾的用笔如“弄笔如丸,点染云山”,重点就在“丸”字上,因为“丸”的形象乃是立体的。并非平扁的“点”。“点”就写意花卉画也有称“点垛”成“点簇”,具体画法是以笔尖蘸墨(或色)落纸铺毫,使墨点色声块在一毫之中分出浓淡变化,如用色先蘸甲色,再蘸乙色,一笔之中兼有甲乙混合色。这样使点富有笔墨的韵味。至于点的描绘形式就根据各种植物叶子的形态牲,也可参考传统表现的形式。

    “线”,是中国画传统的表现手段,向来是强调以线为主。而在画线用笔时最讲究的就是“气韵生动”和“骨法用笔”。这“气韵”与“骨法”都是以经过生动而用力的线条来支持画面形象与意境的。因此在dafa训练的过程中主要强调的就是书写用笔之笔画的顺序性、衔接性和连续性的dafa效果。这书写用笔主要突出的“意在笔先”,训练时即是笔不离意。若是运笔踌躇、犹豫、离意太远等都会产生误笔、败笔。缺乏笔画的衔接和连续就会丧失气势、节奏以及韵律感。因此学生在实施笔墨练习时要做到“胸有成竹”,思路要敏锐,借笔力、笔速、笔势的顿挫提按和用墨的浓淡干渴,以及笔法中轻重粗细的对比,使其笔触中点线之节奏,韵律而生,同时也要克服用笔时死、板、结、滞等败笔的现象。

     “块”,是指墨彩块面中层次的变化。训练方法就是中国水墨画dafa中的“跛墨法”、“泼墨法”以及“水墨法”,这乃是中国绘画dafa中主要的表现形式,也是为促进学生尽快熟悉中国绘画dafa中笔、墨、纸、水各自的性能和相互间变化 。“破墨”有浓破淡法,就是先画淡墨,然后待半干时再加浓墨,也有“淡破浓法”就是先画浓墨等半干时再在上面加淡墨。直到近代还有所谓“墨破色”和“色破墨”等。所谓破者就是破其“平”,以增强画面的质感与色彩的丰富,使其更加醒目。

    “泼墨”,古人云“李成惜墨如金,王洽泼墨成画”。泼墨也并非满纸都是墨,不是用墨无方。古人所主的“泼墨”与“惜墨”乃是中国画中相互关联的两大技巧,是根据画面的意境与画法的需要而定。“泼墨”古人有用墨汁直接泼于绢上再以手抹,而今不仅有泼墨,还有泼彩。练习泼墨(或色)的方法归纳有三种:一是在纸上大面积、大规模、任感觉随意泼洒,让墨(或色)任其漫延渗化,以便观察其效果。二是有意识能控制性的局部泼墨、泼彩练习。三是在前两种泼好的基础上再泼以不同的墨彩(类似积墨法)。这种方法的练习要求学生要有十分明确的目的和要求,对泼后所呈现的效果能控制,能让学生熟悉,墨与墨、墨与彩以及彩与彩之间所发生的层次变化,能熟练掌握墨彩之间不同的遮盖度和透明度。

    “水墨法”,古人有在已勾好的墨点和墨线上再施水破之,使其晕染,因此古人就称其谓“水晕墨章”。又如近代大师黄宾虹先生在他的绘画创新中最常用的就是铺水法,他常把水铺到宿墨点上,宿墨点化开后干到一定程度又继续用水铺,铺了又点,点了又铺,甚至有时还在画的北面铺水、铺彩等,使画面显得更丰富。

    因此学生在实施上述训练时要自由发挥,从不规则到规则,从无法进入到有法进入。且利用各种工具材料,以及各样色彩颜料(除油质颜料外)。还要培养学生在意识与非意识 、控制与非控制之中进行练习,不能一发就不可收拾,培养学生有胆有识,熟练的掌握国画中毛笔的使用与水墨的控制,以及生宣纸的性能。

    次说意写训练

    所谓“意写”,实际上就是凭意象造型,它还包括了“默写”。是要求学生在基础上凭想象记忆作画。培养学生运用自己所学所接受的传统笔墨技巧大胆简练地把生活中的感情dafa地表现出来。因此在练习前需要学生阅读,欣赏部分国画图片资料,特别是写意山水、花卉等以及现代国画资料,以便丰富学生形象的素材,培养心画的能力。“意写“训练是使学生智力与能力提高到一个新的标准,从过去主要要求手上的功夫转移到脑力功夫的训练。从描摹、写生能力转移到想象、设计能力的训练,从绘画技艺能力转移到思维辨析能力的训练。除此之外,还需要学生具有丰富的知识和更加灵活的头脑,摆脱“技艺机器”式的描绘,打破“墨守笔规”的僵局,使学生敢于开拓、面向自然。

    写意画乃是用毛笔蘸水墨(或色)在生宣纸上直接作画,生宣纸又具有很强的渗化作用,若是用笔不够熟练,水墨(或色)稍有不谨控制不当,就会弄得不可收拾。因此为避免此等现象的发生,就采用“意写”的表现形式,即不注重作品的形似,乃注重随意;不注重传统的笔法技巧的表现,而是突出以墨彩表现为主等,并且不是直接画在宣纸上,而是以间接的方式来完成作品的初稿。如先在一块与宣纸一般大小的光滑瓷板(或玻璃板)后用不同色彩层次的墨(或色)按黑白、浓淡、虚实、疏密、均衡的变化,有意识、有规律的涂沫,甚至可用不同的工具进行描绘,稍后,再待半干时将宣纸覆上去,再轻轻地压印,但压印时间不宜过长,瓷板上墨(或色)含水分也不宜过多,在揭开覆纸时速度也不宜过快,否则就会直接影响画面的dafa效果。

    现说神形兼备、追求不似之似境界

    所谓“神形兼备”,也就是“神形”与“形似”这两者有机地统一,“神似”是指所描绘对象的精神内涵,也是意象方面的反映。而“形似”则是指所描绘物象的外在特征。然而中国绘画dafa中讲究的就是“神形兼备”突出“以形写神”或是“以意写形”等。经过上述“意写”过程之后,就慢慢地把学生引向到形象思维的领域里,让他们对所揭下来宣纸上莫名的图象,充分发挥想象,反复审视,然后再点染勾勒、泼濡积擦使其该显的显,该浓的浓,该连的连等。勾勒时可以采用不同的书写工具,渲染时,则要注意局部的控制,要有预见的能力和操作把握的能力。要小心保留勿须泼染的画面,细心照顾到画面中的笔触,有时也要应用一废宣纸吸取画面中多余的水分,或用于点印墨彩等,以充分发挥各种工具材料的功能。也可用矾水画雨点、雪迹、风吹,待干时再施以水墨渲染,这样,就可以衬出风、雨、雪的dafa效果了。

    以上的国画dafa方法乃是使学生在学习中国绘画dafa时顾虑小,胆子大,以及加上水墨(或色)在生宣纸上渗化作用所产生的浸润的dafa效果,给学生带来极大的兴趣,使学生在无拘无束中就做到使画现“有墨又有笔”,笔墨互补,不仅符合“写意”更是风格名异,给人神妙莫测的dafa效果。

  • 上一篇: 徐悲鸿: 中国画改良论
    下一篇:国画竹的画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首 页dafa概况联系我们意见建议 │ 访问统计
dafabet手机版 版权所有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通联地址:北京朝阳区汤立路218号楼C座1132号 邮政编码:100012 邮箱:dafabet-mobile@163.com